法律咨询
镇府牵线结连理 “一女两嫁”惹风波
2013-10-11 10:04:38 来源: 南方网  暂无网友评论

 国庆长假正是阖家团聚、走亲访友的好时节,在这普天同庆的时刻,家住广东省海丰县海城镇的陈伟泉心里却一直高兴不起来。原来他于1993年初与海丰县莲花山镇莲光管理区办事处(现并入海城镇莲光村委会)签订了一份《承包山地林木合同书》,承包期限从1993年1月1日至2022年12月30日止,可是9年后,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他承包范围内的部分林地却被镇政府提供给了一位名叫黄松忠的人建起了水电站。2009年8月20日,陈伟泉向海丰县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黄松忠拆除在自己承包林地范围内的水库堤坝及引水管,并赔偿林木资源损失费约30万元。经过漫长的马拉松诉讼,去年11月23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确认被告海丰县海城镇人民政府与被告黄松忠签订的涉及陈伟泉山林土地的协议书无效,同时判决黄松忠在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自行拆除在原告承包山林地所建造的水库堤坝第一墩止第四墩间的引水管,并将其所占用的山林地交还给原告经营管理。可是,到现在时间过去了将近一年,本该在10个工作日之内拆除的引水管至今还在那里丝毫未动。

 涉及此案的被告黄松忠今年的国庆长假也没有过好,已经走过人生63载的他,从来没有遇到象现在这样憋屈的事情:明明自己出资勘探和建设的水电站是属于国家支持、上级政府部门立项的项目,不但手续齐备,征用的土地合同书上同样也盖着鲜红的政府大印,电站建起来已经有八、九年时间了,可是怎么现在无中生有节外生枝,竟然被人告上了法庭,而法院判决的结果是和镇政府签订的建设电站部分土地合同无效,应该无条件地退还给陈伟泉。这样做的后果一是自己花费巨资建造起来的水电站再也无法正常运行了,二是这样做以后造成的巨额损失谁来买单?,

 现实就是这样的无情,陈伟泉和黄松忠这两位平日里素无恩怨的人为什么会走上了法庭,其原因是什么?让我们跟随记者调查的足迹一起来了解案件的始末。

“一女”两嫁 躺着中枪

 时间倒退到1992年底,家住汕尾市海丰县附城镇山沟村的陈伟泉时年34岁,看到乡邻们一个个靠劳动致了富,他心里不禁也痒痒了起来。山里人没有什么别的能耐,但是祖祖辈辈言传身教的劳动本事还是有的,他听说本县海城镇莲光村(原海丰县莲花山镇莲光管理区办事处)有一处山林地要公开对外承包,于是他也报了名。通过平等竞争,他最终取得了莲光村17014亩山林30年的承包经营权。后来又通过海城镇政府批准和海丰县公证处公证,于1993年1月1日和莲光村村委会签订了《承包山地林木合同书》,划定了四至,约定了双方的权利和义务,1998年11月10日还拿到了《广东省林地使用权变更证书》。自从承包了这17000多亩山林以后,陈伟泉起早摸黑全身心投入到了林地的经营活动当中,功夫不负有心人,承包前的山林生长情况和承包后有了明显的起色。可是,2008年11月中旬的一天,陈伟泉突然发现在自己承包的山林北边与布格村交界处兴建起了一座水库和水电站,因为山区沟壑纵横,地形错综复杂,加之这个电站是政府支持的项目,不是谁想建就可以建的,所以陈伟泉根本没有想到黄松忠建设的这座水库和水电站会在自己承包的山林地上。时间过去了很长一段,在好心人的提醒下,陈伟泉拿出自己承包的林地位置图,经过反复比对,发现这个水库的蓄水部分、堤坝以及部分引水管竟然侵占了自己约300亩的山林地。

 不比对不知道,一比对真的吓了一大跳。“要是三亩两亩的那也就算了,现在他侵占了这么多的山林地连一声招呼都不打,真是欺负人到家了。”陈伟泉气愤地告诉记者。

 看到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于是,陈伟泉通过莲光村村委会干部找到黄松忠进行交涉。“建设电站用的土地都是镇上和村里划给我的,我有必要去侵占别人的土地吗?”此时的黄松忠是一头的雾水,自己千辛万苦建起来的水库和电站层层办了许多手续,2002年7月10日与海城镇政府签订的协议书上各项条款也都写得非常明确,建设占用的土地都是根据协议由当地政府部门提供的,怎么说也不会侵占到别人家的土地啊?至于陈伟泉还要他赔偿林木资源损失费30万元等条件他认为更是无稽之谈。于是,双方各执一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协商不成的情况下,2009年8月,陈伟泉一纸诉状将海城镇政府和黄松忠告上了法庭。

合法维权 还原真相

 海丰县人民法院接到陈伟泉的诉讼以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立即展开调查。

 经审理查明,1993年1月1日,原告陈伟泉与海丰县莲花山镇莲花管理区办事处(现并入海城镇莲光村委会)签订了一份承包山地林木合同书》,由原告承包经营莲光管理区办事处所有的莲光联营林场,面积为17014亩,承包期限自1993年1月1日起止2022年12月30日止共计30年,1993年1月7日海丰县莲花山镇(现为海丰县海城镇)党政联席会议同意该合同的签订,1993年1月11日经海丰县公证处公证,广东省林业厅于1998年10月25日向陈伟泉核发了《广东省林地使用权变更证明》,明确了四至范围,即东至百目洋垭刀背垦沿王爷排山脊,南至犁子耳山、旱坑大龙,西至北公坳、大便山、白鹤山,北止芒山嶂下峰高楼山东、结合尾大山脊。

 海丰县人民法院还查明,2002年7月10日,黄松忠与海丰县莲花山镇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由黄松忠独资探测、设计和建设布格村百目洋水电站,自负盈亏,经营期限2004年7月31日止2054年7月31日共计50年。其后,莲花山镇政府分别与莲光村委会、莲光村布格村小组签订《租地协议书》,租用山坡地约10亩作为电站建设用地,但协议书并未写明租用地址、四至范围。2003年4月1日,百目洋水电站正式开工,同年8月30日完工。2009年12月10日,经海丰县人民法院组织莲光村委、布吉村村民和有关部门现场勘验,莲光村委会作为林地的发包人指认显示,黄松忠所建的百目洋水库堤坝以及坝下引水管第一镇墩至第四镇墩以上都属于陈伟泉承包山林地的范围,毫无疑问这一块山林地被海城镇政府许给了两个婆家。

庭审焦点 各执一词

 在庭审中,陈伟泉、黄松忠和海城镇政府各执己见,三方的焦点都集中在这几个方面:

 陈伟泉认为,自己在1993年1月1日与莲光村村委会签订的《承包山地林木合同书》合法有效,海城镇政府没有权利将已经承包出去的山林地出租给黄松忠建设水电站的水库、堤坝及引水管。黄松忠和海城镇政府于2002年7月10日签订的《协议书》明显侵犯了陈伟泉依法享有的承包经营权,这个协议应该判决无效。

 黄松忠认为,陈伟泉的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2002年7月10日自己与莲花山镇政府签订了水电站建设和经营《协议书》,同年8月莲花山镇政府与莲光村委会签订了电站《租地协议书》,2003年4月水电站开工建设的时候,陈伟泉此时应该知道自己的权利受到侵害,而陈伟泉直到6年后才提起诉讼主张权利,已经超过了法律规定的法律时效。至于陈伟泉说建电站侵占了他的山林地,这些土地都是由镇政府提供给自己的,因此和陈伟泉不存在任何法律上的厉害关系,更不存在任何侵权事实。

 海城镇政府认为,陈伟泉要求撤销海城镇政府与黄松忠签订的协议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镇政府与黄松忠签订的水电站建设协议是国家支持、上级有关政府部门立项批准建设的,建造水电站的行为是合法的。陈伟泉已经连续3年没有缴纳承包金,属于单方违约解除合同的行为。海城镇政府作为陈伟泉与莲光村村委会签订协议的批准机关,不但有监督陈伟泉是否履约的权利,也有权租用该地转租建设水电站,陈伟泉应该服从国家立项的建设项目。

 广东省海丰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陈伟泉与莲光村村委会签订的《承包山地林木合同书》是经海城镇政府批准签订的,并且依法取得《广东省林地使用权变更证书》,符合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应该受到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第3条规定:“国家依法实行森林、林木、林地登记制度。依法登记的森林、林木和林地的所有权、使用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黄松忠和海城镇政府签订的协议书第四条第1款中C条、D条的约定,是海城镇政府将属于莲光村村民集体所有且已发包给陈伟泉的林地再出租给黄松忠使用,该租地条款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及《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构成侵权,属于无效条款。同时,由于海城镇政府和莲光村以及布格村签订的两份协议不能证明黄松忠所建水库堤坝、引水管占用的林地是向该地所有权人租用合法取得的,黄松忠的辩解缺乏依据。海城镇政府认为百目洋水电站属于国家支持、上级政府部门立项建设的项目,陈伟泉应当服从,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实施条例》第16条,修建水利需要占用、征用林地的,用地单位应当向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提出用地申请,依法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而海城镇政府在未办理林地征用手续的情况下,将陈伟泉具有合法经营管理权的山林地出租给黄松忠建水库,违反了上述法律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合同部分无效,不影响其它部分效力,其它部分仍然有效,因此确认《协议书》中侵占陈伟泉林地经营权部分的条款无效。海城镇政府认为陈伟泉连续3年没有缴纳租金,已属单方解除合同,根据《合同法》的有关规定,合同解除必须是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或通过法律途径进行,一审法院认为海城镇政府的辩解缺乏依据。陈伟泉请求判令黄松忠自行拆除在其承包经营的林地所建造的水库堤坝以及引水管,将山林地归还其经营,法院认为,由于黄松忠和海城镇政府签订的《协议书》中关于引水坝、主坝、副坝及库区等的用地条款被确认无效,因此黄松忠建造在陈伟泉承包的山林地范围的水库堤坝及引水管就没有合法依据。但是堤坝已经建成,并且具有一定的蓄水功能,为保护水资源及生态环境,认为对水库堤坝不予拆除较妥,黄松忠应该将引水管拆除,并将所占用的山林地交还陈伟泉经营管理。至于陈伟泉要求黄松忠赔偿其林木资源损失费30万元,由于陈伟泉无法举证,且生态林的林木属于国家所有,法院不予支持。另外,黄松忠和海城镇政府认为陈伟泉的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37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莲光村村委会证实,陈伟泉于2008年12月中旬才发现其承包经营的林地被黄松忠修建了水库和引水管道,陈伟泉应该从这个时候起才知道权利被侵害,因此2009年8月起诉并没有超过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

 2009年12月22日,海丰县人民法院作出(2009)海法初字第43号民事判决:

 确认海丰县海城镇人民政府与黄松忠于2002年7月10日签订的《协议书》第四条第1款甲方责任中的第2项第C、D条无效。

 黄松忠应予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10内自行拆除在陈伟泉承包经营的山林地所建造的水库堤坝第一镇墩至第四镇墩间的引水管,并将其所占用的山林地交还陈伟泉经营管理。

 驳回陈伟泉的其它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800元,由陈伟泉负担2000元,由海丰县海城镇人民政府负担2800元,由黄松忠负担1000元。

不服判决 上诉中院

 黄松忠和海城镇政府不服一审判决,向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黄松忠和海城镇政府不服的理由归纳有三个:一是一审法院对于涉案地域界定不清,导致错误判决;二是水资源属于国家所有,陈伟泉所承包的范围并不包括区域内的水资源;三是根据《物权法》的有关规定,即使上诉人所利用的水资源位于陈伟泉承包的地域范围之内也不构成侵权,陈伟泉需为黄松忠的用水行为提供必要的便利。

 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根据陈伟泉与莲光村委会于1993年1月1日签订的《承包经营山地林木合同书》、广东省林业厅于1998年10月22日核发的《广东省林地使用权变更证书》以及所附的承包山林地使用权范围面积勘测图、汕尾市林业局于2009年11月23日的复函、2009年12月10日一审法院组织的现场勘验确认,案件中涉及的水库和第一至第四镇墩引水管在陈伟泉承包的林地范围内。而黄松忠和海城镇政府提供的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二审法院认为,海城镇政府在尚不明确兴建百目洋水库、电站及附属设施工程所占用林地使用权的情况下,与黄松忠签订《协议书》,承诺无偿提供兴建水库、电站及附属设施施工用地,并且该用地的使用权归黄松忠,其后海城镇政府才分别与莲光村委会、布格村民小组签订了租地协议,这个协议中没有明确约定所需要租用林地的四至及面积。待百目洋水电站水库范围设计图绘制完成后,该电站水库、部分引水管及规划集雨面积需占用林地与莲光村委会 1993年承包给陈伟泉经营的山林地重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发包方就同一土地签订两个以上承包合同,承包方均主张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已经依法登记的承包方,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二)未依法登记的,生效在先合同的承包方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规定,案件中有争议的林地,即水库、第一至第四镇墩的引水管所占用林地的使用权归陈伟泉所有,因此海城镇政府与黄松忠签订的《协议书》中涉及争议范围的林地使用权条款均属无效,原审对此判决正确,应予维持。至于黄松忠认为百目洋水库电站是政府立项项目,不构成侵权,二审法院认为,政府对工程项目立项只是对该项目的可行性进行审核、批准建设的行政许可,并不涉及工程项目的具体执行问题,所以政府立项允许修建电站的行政许可,不是排除行为人侵权的凭证,也不是免除侵权人民事责任的凭证。海城镇政府明知自己不享有争议林地的使用权,却仍然将陈伟泉承包经营的林地提供给黄松忠用于非农业,造成陈伟泉的林地被占用,海城镇政府对此存在过错。黄松忠未经林业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在未取得建设用地许可的情况下,在陈伟泉承包经营的林地上修建水库,架设水管,进行非农业生产,属违法占用,侵害了陈伟泉的承包经营权。因此二审法院对黄松忠和海城镇政府认为政府立项建设工程不构成侵权的主张不成立,不予支持。

 黄松忠认为,根据《物权法》关于相邻用水、铺设管道等关系的规定,自己作为相邻权利人应当享有相邻权。所谓相邻权,是指“两个或两个以上相互毗邻的不动产所有人或使用人之间,一方行使所有权或所有权时,享有要求另一方提供便利或接受限制的权利”,一般表现为在他方物权上必要的“通过权”。此案中必须利用相邻土地的理由是其有权利合法利用陈伟泉承包经营林地内的水源,也就是陈伟泉须为黄松忠取水架设管道通过其林地提供便利。然而,黄松忠的行为不仅仅是为了取水而在陈伟泉承包经营的林地内架设水管,还在该林地不存在水源的地方修筑堤坝,蓄积雨水,淹没林地形成水源供其取水,这种做法远远超出了相邻权利人应当提供便利的范畴,不再是行使相邻权,而是演变成为侵犯相邻权利人的土地使用权。为此,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年12月7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800元由上诉人黄松忠和海城镇政府各负担2900元。

一波三折 再起波澜

 一审和二审法院的判决都是一致的,按照常规,官司打到这里应该划上句号了,可是,2011年12月15日,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认为终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根据检察机关的抗诉理由,以及陈伟泉、黄松忠、海城镇政府三方面争议的主要焦点是:黄松忠建设的水电站所建造的水库引水管第一至第四镇墩是否在陈伟泉承包经营的范围内。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黄松忠提供的海丰县林业局2011年10月12日出具的《关于1998年办理陈伟泉林地使用权证和2004年办理莲光村委会林地所有权的情况说明》,证明“1998年广东省林业厅批发给陈伟泉林地使用权证中有一部分面积不在2004年县人民政府批准给莲光村委会的林地所有权证范围内”,即陈伟泉承包经营的林地一部分在莲光村相邻的布格村地界内,但是这个证据与广东省林业厅1998年10月22日颁发的《广东省林地所有权变更证书》及所附的承包山林地所有权范围面积勘测图及莲花山镇政府与莲光村委会签订的《租地协议书》不相符。检察机关抗诉提出黄松忠在二审期间向法院提交了莲光村委会林权林地范围图复印件,原件存于海丰县林业局,该图可证实黄松忠建造的引水管不在莲光村林地所有权范围内。广东省人民法院经过核查,复印件没有与原件一致的核对章,并且出具该图纸的时间是在广东省颁发给陈伟泉的林地所有权变更证书之后,现布格村亦未取得所有权证,而海丰县林业局不认可。因此认定检察机关抗诉认为二审判决认定案涉水库引水管第一至第四镇墩不在陈伟泉承包林地的事实依据不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检察机关抗诉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为此,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年11月23日作出粤高法审监民提字第173号判决书;维持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汕中法民一终字第77号民事判决。并于同年12月15日发布裁判文书生效证明:关于黄松忠、陈伟泉、海丰县海城镇政府一案的(2012)粤高法审监民提字第173号判决书已于2012年12月10日发生法律效力。

落实判决 漫漫无期

 这场长达3年多时间的官司虽然打得陈伟泉心力交瘁,但是最终还是依靠法律维护了自己的合法权益,法院的最终判决使他对要回被黄松忠侵占的林地充满了信心。这个案子似乎算是尘埃落定,可是事情并不是想象得那么简单,谁知道一场落实判决的拉锯战才刚刚开始。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生效证明写得清清楚楚,(2012)粤高法审监民提字第173号判决书已于2012年12月10日发生法律效力。也就是说,黄松忠应该在10日之内自行拆除在陈伟泉承包经营山林地所建造的第一镇墩至第四镇墩间的引水管,同时将其所占用的山林地交还陈伟泉经营管理。可是直到现在,黄松忠根本没有执行已经发生了法律效力的法院判决书。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义务人即黄松忠应该自动履行,如拒不履行,作为权利人的陈伟泉在判决书生效6个月后可以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今年5月21日6个月的期限已到,陈伟泉向负责执行此案的陆河县人民法院提出了要求强制执行的申请书,可是陆河县人民法院一直迟迟没有执行。8月19日,陈伟泉无奈之下只好又向汕尾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的申请。9月中旬,记者电话采访了负责此案执行任务的陆河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张振茂,他解释说,由于这个案子的执行标的涉及面比较广,案情复杂,所以决定延迟执行法院的判决。记者了解到,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自收到申请执行书之日起超过六个月未执行的,申请执行人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上一级人民法院经审查,可以责令原人民法院在一定期限内执行,也可以决定由本院执行或者指令其他人民法院执行。10月10日,记者多次拨打张振茂的手机,想了解执行的最新进展情况,可是一直无人接听。

 这是一件及其普通的民事案件,面对法院的终审判决,为什么迟迟不能执行到位,是什么原因导致执行难?法律的严肃性何在?还有,如果不是海城镇政府将已经承包出去的林地“一女两嫁”,这场官司是不是可以不会发生?我们希望负责执行此案件的陆河县人民法院能够尽快履行法律赋予的职责,排除干扰,行使权利,还公正与民,也希望有关部门在签约有关土地出租合同的时候要多多用心,以免好心办坏事。同时还希望相关部门能够从立法的角度,尽快完善我国判决执行难的法律法规,让法律恢复尊严,让判决不再是一纸空文。

 我们将继续关注此案件的执行进展。

 实习编辑 房德鸿

更多相关内容
举报虚假新闻: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虚假新闻和其他错误,请先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然后同时按下"CTRL""ENTER"键,填写举报邮件。
举报电话:020-87373397。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