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法治>法治广东行

从毒海沉浮到山区支教 一个戒毒者的心路历程

2018-06-28 16:15 来源:南方网

(南方网讯 记者 彭志强、汤云佩 通讯员 陈扬帆) 2018年世界杯正酣,看球赌球成了很多人的娱乐项目,而对于谌某来说,四年前的世界杯,是他一生的噩梦。当时他的人生只剩三件事:吸毒、赌球、游戏。谈起那段记忆,谌某评价:“当时的我就是一个废人。”

“我就吸一次,想戒的时候一定能戒”

2013年,谌某接到一通求助电话,也就是这个电话,改写了他人生的轨迹。来电的是谌某的亲戚,夫妻两人吸毒,妻子被捅三刀,谌某赶紧将受伤的亲戚送往医院。在亲戚住院期间,谌某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当时特别的累,白天晚上的,就想吸一点提神。因为我是个意志力特别顽强的人,我想就吸一次,想戒的时候一定能戒。”谌某带着这样的想法开始了第一次的尝试。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等到谌某反应过来想要抛开毒品的时候,事态已经完全不受控制。谌某将自己关在家中,不与其他人交流,可这并不能阻碍他吸毒。

2014年谌某吸的最疯狂,生活里只剩下三件事,吸毒、赌球和玩游戏:“最疯狂的一次我几乎连续14天没睡觉,吸了就处于亢奋状态,然后赌球,玩游戏。有时候知道自己是个废人,可是当时感觉根本无力改变。”

“一直到讨债的上门,我才知道儿子竟然在吸毒。当时真的是晴天霹雳,特别绝望。”谌某母亲告诉记者。

三年的时间,谌某因为吸毒和赌博,花光了工作五年的积蓄,外加透支信用卡和借外债,总花费超过一百万。

(图一:谌某回戒毒所分享心路历程)

“我曾特别恨母亲,还扬言要杀死她”

“我一直挺骄傲的,最不喜欢的就是低头求人。可儿子吸毒之后,我整日整日的哭,绝望的很,想死的心都有。”谌某母亲说道:“偶然碰到老朋友,就请他帮忙能不能帮谌某找份工作。”

谌某也痛下决心要好好悔改,重新在一家汽车装饰公司上班。可坚持不了多久,又开始重走老路。

为人父母,谌某母亲一开始不忍心报警,生怕让儿子留下案底,毁了他的前途。而在儿子一次又一次的不知悔改中,她还是报了警。

“当时也实在是没办法了。”谌某母亲无奈的说道,在家乡她前后报了三次警。2016年,谌某刚出火车站,便被抓获,尿检呈阳性,被深圳市公安局难上分局处以强制隔离戒毒两年,2017年被送往广东省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

“当时真的特别不理解她,怎么会有妈妈报警把儿子抓起来。特别恨她,还扬言要杀她。”谌某回忆道。

“当时他已经彻底不认我,我去戒毒所看他,也不理我。”回忆当时,谌某母亲还是眉头紧锁。

(图二:谌某和母亲在戒毒所的活动上现身说法,谌某带领戒毒人员宣誓)

“在戒毒所里终于有时间思考”

“当时谌某比较封闭,不太愿意和人交流,特别安静。”民警张贤钦是广东省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教育干事,和谌某接触较多。

“其实一开始对这个地方不熟悉,脑子里都是以前看八九十年代电影的印象,被打啊、恐吓啊什么的,所以刚进来的时候,有各种各样的想法,特别恐惧。”谌某坦然道,“直到后来熟悉了之后才发现,这里的民警都特别的有耐心,看我心情不好就会找我沟通,也会引导我如何面对挫折。”

谌某拒绝母亲探访的事被民警张贤钦记在了心里,时不时的找谌某沟通,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勉之以恒导之以行。

张贤钦在戒毒领域工作十几年,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很多戒毒人员其实不知道如何与家人沟通?我们除了要学会与戒毒人员沟通之外,还要教会他们如何与家人沟通,获得家人的支持,对于戒毒人员其实非常有帮助。”

“除了张干事对我的心理疏通外,对我最有帮助的反而是突然空闲下来的大把时间。以前在外面的时候根本没时间思考,每天过的浑浑噩噩。在戒毒所里的时候,我反而有时间思考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这辈子是不是就这样了?”谌某说道。

在强制隔离戒毒所里的谌某彻底脱离了以前的圈子,人也逐渐清醒过来,趋于理性。直到这时候,他才感慨:“原来我的母亲救了我一命。”

记者得知,谌某在戒毒所的两年,谌某母亲每个月都会来到戒毒所探望儿子,会关心他、教育他,为了不让儿子停止学习,还会带许多书籍给他。

“谌某能够成功戒毒,他的母亲功不可没,这就是家人的作用。”张贤钦说道。

(图三:谌某在支教地区家访)

“踏出戒毒所的那一刻,真正的戒毒才开始”

由于在戒毒所里表现良好,谌某提前解戒,但是他对外面的生活有着清醒的认识:“我觉得踏出戒毒所的那一刻,真正的戒毒才开始。如果继续呆在原来的圈子里,很有可能会走老路。”

为了彻底脱离原来的圈子,在和母亲沟通及咨询心理专家之后,谌某只身踏入云南边远山区,开启了乡村支教工作。在学校,他教两个班的数学和担任一个班的班主任。

“学校的工资虽然很低,但是生活很丰富。我接触到的同事特别正能量,都是很认真生活的人。还有孩子们,我上课的时候是他们的老师,可是生活中他们就是我的老师。”谌某说道,“山里的孩子从小就非常独立,有孩子每天早上要走五公里的路来学校,这还算是近的,但也从没听他们喊过苦啊累啊什么的。”

在学校,谌某和孩子们打成一片,每天除了上课,还鼓励学生多参加户外活动,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去跑步或者打篮球:“习惯了,现在一天不运动就难受。”

对于儿子现在的变化,谌某母亲已经心满意足,“不说其他,他现在特别愿意和我沟通交流,这点就让我很放心。还有一个明显的变化是,他现在善于发现自己的问题,并且会去改变,只有这样他才可以不断成长。”

2018年6月,谌某接受张贤钦邀请,带着母亲重返广东省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分享心路历程,鼓励其他戒毒人员坚持戒毒。

“离开戒毒所后如何面对家人,如何看待其他人异样的眼光?”不少戒毒人员都有着相同的疑问。

“我刚出戒毒所的时候,张干事隔段时间就会联系我,问我近况,这是关心但无形中也是一种监督。当然,我也碰到过质疑和歧视,以前我们的确对家人和一些人造成过伤害,欺骗过他们。但这都不是再次放弃生活的借口,出所之后,戒毒真正开始,而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做人,实实在在做事,用行动证明自己的改变!”谌某答道。

 

编辑: 彭志强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