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法治>禁毒戒毒

戒毒所的特殊访客:我在这里涅槃重生

2018-03-28 11:11 来源:南方网 记者\苏若倩 通讯员\陈扬帆 张丹

南方网讯(记者\苏若倩 通讯员\陈扬帆 张丹)“前方路口左转弯进入七星岗路,直行800米达到目的地……”,导航软件的声音一下子提醒了自己该左转了。七星岗路两边建起了许多新的建筑,而一路向前,800米的距离就这样过去了,761号,省第三戒毒所……

一眨眼已经过了两年多,那一天我记得非常清楚,我在押运车上张望着这条陌生的路和即将在这里度过两年的院子,这800米的距离是如此的漫长,押运车一个转弯,一排排整齐的树木之后是大大的冰冷铁门。在这里,我将会如何度过这两年,这里会是怎么的生活等待着我,现在想起来,似乎还有点心有余悸。我拿着要送给民警们的锦旗下了车。

一下车,一声熟悉的“刘某”就在耳边响起,原来是苏大,我赶紧上前跟他握手。他说我变胖了,我也笑着说他还是那么有型,还是那么笑容可掬。跟在他后面的,是徐干事和郭干事,我已经忍不住想上前拥抱一下他们,很久没见,甚是想念这些我的恩人们,没有他们,我想我现在还是在毒品的漩涡中挣扎着吧。这一见面,又天南地北地聊起来。他们问起我近况,我跟他们说现在跟着自己大哥一块弄了个物流公司,现已经有100余人的规模。儿子出生快一年了,这小家伙可爱极了,现在每天白天忙着公司的事情,晚上回家忙着帮忙照料小孩,一切都很好。差点就顾着聊天,把锦旗的事给忘了。而他们三人跟我说没事多回来看一看就好了,搞这么麻烦干什么。

我想大恩不言谢,而这几面锦旗在我想表达的感激之情面前,还是太单薄。

我又来到了那冷冰冰的大门前,登记进入的时候,我看到了自己登记在系统的照片,我差点认不出来:两眼无神,气色黯淡。我不禁笑了起来,还好这里给了我新生的机会,这里成了我重生的家园。一进这个熟悉而陌生的院区,我看到了我以前住过两年的地方,记得刚来的时候,我夜里睡不着,想着第二天还要到车间劳动,而离开这里的日子依然遥遥无期,更可怕的是出去了我要怎么面对我的亲人朋友,面对我自己。

又回到了干警办公室,就是这里,苏大第一次找我聊天,他问了我一些情况,而后又经常找我聊天。我最记得的是他跟我讲起他托人去香港给自己儿子带奶粉和尿片,当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甚至可笑,现在为人父的我却感同身受,生活来之不易,必须好好珍惜,而承担起各种责任才是自己价值所在。对,还有徐干郭干,他们两个也在这里经常跟我谈话:最近的劳动表现、体能训练自己能不能顶住、家里的情况等等。在三戒所的日子,他们跟我谈了很多,我也跟他们谈了很多。有时,我觉得他们就像我的亲哥一样关心着我,看着他们早晨下班的背影,甚至想过去说一声:“哥,要注意身体!”。

我想,正是他们的耐心,让我感受到还有人重视我,这个社会还有人不放弃我,我还有用,我想重新来过。

苏大安排我坐在会议桌的中间给戒毒人员们讲几句,如坐针毡,大概我从来没想过我能有机会坐在这里跟其他人分享自己的感受。但讲什么呢?我想他们也跟我一样迷茫过沮丧过,一样寻求过那短暂的欢愉,也一样对民警们的劝说教育不耐烦吧!鼓起勇气,我颤抖着跟他们说,自己不太清楚到底“三三六”是什么,只知道郭干事每次叫我做体能操练让我全身酸痛,而坚持下来之后,发现自己精气神都回来了;只知道徐干事每次问起我家里情况时,我都深感对父母的愧疚;每次参加习艺劳动,都让从小就是小儿子娇生惯养伸手就有的我,明白收获劳动果实的艰辛和充实生活的安睡。他们的一次次教育让自己有了改过自新的决心,更有了重新面对社会的勇气。一讲起以前的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朋友的唾弃,母亲的担忧,自己的软弱,鼻子一酸,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苏大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转头接过递来的纸巾,他的眼神依然充满着关切。

走的时候,他们坚持要送我一段,说我业务越做越大以后忙了也不一定再有机会回来看看,所以想多聊几句,我跟他们握了握手,心里尽是不舍。上了车,761号路牌在后视镜里慢慢倒退,而我却握着人生的方向盘,在重新收获勇气和信念后,前行。

编辑: 彭志强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