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法治>人物关注

匠心传道桃李满天 师道典范红旗爸爸

2017-06-12 09:12 来源:大河网

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张红旗教授

    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教授张红旗堆满研究资料的案头,一本鲜艳的硬面笔记本特别醒目,封面上有6个大字:《红旗头号计划》——那是上他解剖课的2015级临床5年制三班全班同学写的告白,厚厚51页手绘、英语、卡通……年轻人以各种方式表达着自己对老师的喜爱。

    “红旗爸爸”,学生们最爱这么称呼他;而张红旗的“粉丝团”可远不止这一个班50多人。

    每堂课都有“金句”和亮点

    “张老师教的系统解剖学,可以说是我们踏入医学这个世界的启蒙课。”2015级临床5年制三班班长陈天慧整理了几次课堂笔记突然发现,每一堂课上老师都有“金句”,他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帮助学生在艰深的专业领域记忆和探索:

    ——“大家知道,学习工作一天后,身高在晚上睡觉前最矮,早上起床后最高。身高不是太高的男同学,与女友约会的最佳时间是在早上,因为此时椎间盘最厚、身体最高。所以学好解剖学,除了获得知识,还能助你早点找到女朋友。”

    ——“髂骨除了参与构成骨盆,还有卡裤腰带的作用,如果没有髂骨,我们只能穿吊带裤。”

    “当时觉得这样的课太有趣了,我顺手就整理了一大篇,取名《红旗爸爸语录》”小陈说。为此她还特地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如今,这个公众号已经有了1000多位粉丝。

    哈萨克族学生阿丽玛还爆料了张红旗的一个绝技——双手徒手画出所有解剖图。“记得第一次看到时是在教到中枢神经系统中的脊髓那部分,老师不声不响就在黑板上开始画,整个教室惊叹声此起彼伏没有停过。太厉害了,这样的老师好棒!”

    后来,这个绝技传开,好多人慕名来问。张红旗哈哈大笑说:“没啥好说的,以前电子教学技术没那么发达,教我的老师都会画,我上课也试着练习一下,用双手可以加快速度嘛。”

    助学生适应全英文教学节奏

    “得知今天是您最后一次跟我们上系统解剖学了,知道还要默写单词,我昨晚背得特别努力,希望能在这最后一课上给你留下美好回忆。”学生周月的信上字里行间暖暖的,但也能看出张老师课上默写单词的“恐怖”。

    一直笑眯眯的张老师,在教学上却要求特别严格,全英文授课的环境下,不仅要求学生熟记中文术语,连英文单词都要每堂课默写。最开始,许多学生怨声载道,因为许多医学单词从拉丁语里演化而来,连读都很难,更不用说要在短时间内大量熟记掌握了。到现在,许多学生听到“胸锁乳突肌”这5个字,还会全身抖一下,因为它对应的英语单词字母长达19个:sternocleidomastoid。

    但就算难,标准还是没降低——张红旗给学生每人买了一本《英汉人体解剖与组织和胚胎学名词册》。为了方便同学们预习,他都提前两三天把授课的PPT发给他们,上课专设默写单词时间,每一张试卷都会亲手批改。就这样,一个月后,学生已经完全适应了全英文教学的节奏。

    在严格要求学生的同时,张老师以更严格的标准要求着自己,那本解剖学单词手册,同样是他案头常备,已经翻烂了两册,现在是第三本。

    几天前,2012级五年制临床医学生万似珂来找张老师,希望跟他合影。即将赴瑞典留学的她忘不了:平时上课妙语连珠、笑容满面的老师,在讲到第一讲时的严肃——介绍解剖学,他说要三不怕,不怕脏,不怕鬼,不怕臭;鼓励大家的时候,他说:“现在多一点努力,将来少一点遗憾,现在你们多流汗,将来病人才能少流血”; 片段还闪回那一刻——“今天给你们授课的,除了我,还有几位老师。你们面前解剖台上的,他们也是你们的老师,我们称他们为‘大体老师’。”张红旗接着讲,“我与他们的区别就是,我站着,他躺着;我说话,他无语。他们是我们的无语良师。”

    仁心传道亦师亦父

    说起“红旗爸爸”这个称谓,源于去年9月23日的“面包事件”。

    当时大家住在江湾校区的宿舍,早上去枫林校区上第一节解剖课,清早5时30分就要起床赶学校班车。那天班车出了点问题,好多同学只能通过公交、地铁前往。路途远时间紧,大家几乎都没吃早饭,一边赶路一边在班级微信群里“喊饿”。“有多少人啊?报个数,我给你们准备吃的,”得知原委的张红旗立刻在群里冒泡了。

    “那天,有33个同学在课前吃到了老师给买的鲜牛奶、肉松面包。”小陈说,当时真的很感动。听早到的同学说,老师是拉着大行李箱直奔食堂扫荡了那里的牛奶面包。“不知怎么的,越来越多同学就在微信里甚至当面喊他‘红旗爸爸’了。”

    “当时就想着,哪能让孩子们饿着,他们报了33个人,我怕不够买了35套。”对于那天,张红旗就记得朋友圈被同学们的早餐“炫耀照”刷屏了。对于“红旗爸爸”这个新称呼,也没觉得奇怪,“没有不适应啊,就当多了几个孩子。”

    这些孩子,在他的课结束之际,制作了记录他上课英姿的视频和PPT,还准备了蛋糕,上面有两个乒乓球型奶油,因为他们偶尔听说老师的爱好是打乒乓。而这些礼物之中,他特别喜欢的是那本《头号红旗计划》。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有时工作累了,翻几页,好象又能感受到拼搏的意义,一切都很值得。”

    如今,课上完了,跟学生的交流却没有停下。上周,孩子们邀请“红旗爸爸”一起去位于青浦区的红十字会遗体捐献纪念地,为大体老师献上纯净的小白菊。小陈在最新一期微信号上写下了这样的文字:“那天,我们碰巧遇到了来看望大体老师的亲人们,红旗爸爸动情地对他们说:‘你们的父母都是平凡而伟大的。’他们红了眼,跟我们一起合影。参加完活动有同学说:看到石碑上的一个个陌生的名字一年一年逐渐增多,忽然就很想知道他们当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捐献遗体的。红旗爸爸说这是一种精神和灵魂的传承,我们去祭奠,并不仅仅是为了缅怀和感恩,更是深刻地去感受那种高尚的灵魂。”

   大河健康网讯:据《解放日报》2017年5月26日第10版

编辑: 彭志强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