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法治>社会万象

"巧家县幼儿园投毒案"蒙冤14年 钱仁风广州重生记

2017-01-06 15:27 来源:金羊网 罗坪

检查宿舍打扫卫生是钱仁风每天的工作

  检查宿舍打扫卫生是钱仁风每天的工作

  因“巧家县幼儿园投毒案”蒙冤14年的她,出狱近一年来,找到了工作,遇上了爱情……

  临近2017年元旦,广州气温突降。白天,寒风萧瑟。

  南沙区大岗镇。冷风扫过中船重工宿舍区,一片空荡荡悄无人迹,在职员工都上班去了。这片宿舍区是由学校旧址改建而成,湛蓝清冷的幕空下,一个瘦小的女子身影在青草葱郁的操场边忙碌,她叫钱仁风——中船重工宿舍区的管理员。这一天,是她作为一个“准新广州人”,到南方谋生的第300天。

  2015年12月21日,在无辜入狱近14年后,被认定为“云南巧家县幼儿园投毒案”凶手的钱仁风被无罪释放出狱(详见羊城晚报2015年12月28日相关报道)。尔后,在羊城晚报引荐下,她来到广州开始了“狱外新生”。花城一年诉新事,离乡千里哪是家?近一年来,给出自己状态打80分评价的钱仁风,遇到彷徨,遇到泪奔,还遇上了爱情。她说南方的风即使再冷,吹拂的已是一颗自由心。

  A坚持选择来广州

  “罗老师,你吃,我男朋友妈妈送的。”

  烫着卷发的钱仁风,削了个大苹果,略带羞涩地递到记者手中。一口下去,嘣儿清脆。

  “呃,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叫罗老师,叫名字多好?”记者听闻称呼,有些不安。

  “不,你就是罗老师,就是嘛!”

  钱仁风礼貌地回答,咧嘴笑着,透着一股特有的小执拗劲儿。这是一场隔了十个月后的再次见面,上一次,钱仁风记得清清楚楚——2016年2月27日。“那天我第一次到广州,你们在白云机场接的我。”两个年轻人因采访结识,说着同样的方言。一细聊,竟发现小学为同一届。不同的是,一个接受常规的教育步入社会,一个因冤屈身陷囹圄14年。

  2015年12月22日,无罪释放回家的那天,钱家为钱仁风摆了流水席接待来客。整整一年,钱仁风身在广州哪里也未去,她在日常的工作岗位上扫地、抹桌、帮食堂“验秤”,于日常的琐碎工作中接待了好几批前来采访的各省记者。媒体关心她现在的生活状态,她答道:很享受平平淡淡地过日子。

  2016年2月,刚来广州的钱仁风,害怕提及狱中那段灰暗的日子。如今她领到了新证件,名字是官方通用的“钱仁风”,但她想找时间回趟云南把名字改回父母为她起的“钱仁凤”。

  钱仁风回忆,出狱后曾有一家云南的公司主动邀请她去工作,她没有答应。后来又有人建议她用狱中学到的缝纫技能找份工资高的工作,也被拒绝了,因为她害怕想起过去。

  “当时有多种选择,最后我自己坚持要来广州。”钱仁风说,她的目的只有一个:离开那个带给她伤痛回忆的地方,到新的地方重新开始。2015年12月,广州中船重工的高层看到羊城晚报的报道后,表示愿意为钱仁风提供一份工作。有亲戚朋友劝她就留在云南,担心在广州会很难适应生活,但钱执意选择了这份工作。

  B 在广州遇上爱情

  在南沙大岗镇这个陌生的地方,钱仁风开始小心揣摩着人情世故。她每天约6点半起床,管理职工宿舍区,在厨房库房分发物资。工作琐碎繁杂,一周休一天。职工宿舍、公共食堂、活动办公室……她都会参与一些基本工作,她擅长统计物件个数,认真、负责。

  钱仁风刚到广州几乎很少去大岗镇上,一个人的时候,就望着院子里的桉树、棕榈发呆。从宿舍管理区步行到大岗镇大约要30分钟,那时她怕走丢了,连公路边的摩托车也不敢拦。而今,这些都成过去式。她琢磨着哪天买一辆电动车,到镇上办事方便点。“以前连超市不敢去,去什么地方充话费也不知道,现在这些都适应了”。

  2016年12月末,降了温的广州依然天朗气清。钱仁风兴致一起,说:“走,我带你去看看操场上种的番茄吧,今年年初你来时才辟地种的,现在要收第二季了。”那是学校废弃操场的重新利用,结满果子的支架上,全是青色的小番茄。钱仁风像科普一样,给记者介绍这是什么品种,那又是什么品种。初冬,她撒了一把香菜籽的土地上也开始长出了嫩芽,她还常到院边找烧过的树叶做肥。

  去年11月末,钱仁风收到了云南省高院打进她个人账户里的国家赔偿款——共计172.3万余元。12月6日,她在云南老家摆了20多桌宴请村里亲朋吃饭,畅快地舒了口气,觉得终于能回报曾经帮助过她的人。这笔国家赔偿,先用来偿还向亲戚借的70万元,那是她数年狱中申诉产生的,剩下的100万元再谋划如何使用。

  在广州遇到了爱情的钱仁风,经别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他给人的感觉很踏实、安心。”钱仁风说,每次请假从广州回云南,出门坐车,男朋友都担心她不识路想送她,但她大多时候都拒绝了。钱仁风希望自己可以尽早独立:“我跟他说,等我实在迷路找不着北了再给他电话,多给我点锻炼机会。”

  钱仁风觉得,要在哪里定居,目前还不能确定。但有一点,云南是绝对不会回去的,那是伤心之地。如何择一城终老,要么广州,要么成都(因男友)。自己仅剩100万元国家赔偿,她打听了一下广州的房价,没有通地铁的大岗镇房价现在都约8000元/平方米,身上的那点钱要想买房子难免捉襟见肘。钱仁风觉得哪里是最后的归属地,还要看未来跟男友的缘分。

  C 一路在追赶社会

  出狱10个月整,钱仁风展现出一个成年女子的适应能力。“网购一开始我还不太放心,不过打个滴滴,买火车票、机票这些我都已经做到了。”钱仁风到广州半年后,换了一部新的智能手机,有人建议她买苹果手机,她觉得用不着那样破费。新手机里下载有微信和QQ等社交媒体,还有美团、消消乐游戏等软件。她还下载了微店,想学习一下怎么开网店。

  路总是一步步走出来的,2016年12月27日这一天,钱仁风在门卫室收到了人生第一单网购物件——毛衣。她尝试在微信上绑定了银行卡,然后通过微信端口进到商城,下了订单。这种体验,钱仁风感觉甚为美妙。取到快递后,她回到住处快速地打开包裹,两件灰色毛衣尺寸尚可。“家里今天都下雪了,广州现在还这样,看来毛衣这里确实用不上。没事,回去穿呗。”

  在同事们的关心中,钱仁风的性格开始乐观起来,“我很感谢他们,没有他们的话,我肯定不会有今天这么好。我也给他们做过云南的酸菜豆汤,他们都觉得味道不错,我打算过几天再给他们做一次。去年6月,公司组织员工到广州海洋馆玩。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海洋动物,原来人生还有这么多美好的东西,在这之前我都没有想象过。”

  十几岁时,钱仁风就迫切地渴望走出大山。“从小就不喜欢家乡,主要是太贫穷了!我想走出大山,摆脱贫穷。”在她身边,不乏十八九岁就嫁人生子的同龄女孩。嫁人,大多意味着要留在山里继续原来的生活。有媒人上门提亲,钱仁风“装憨”。“我不想做一辈子农民。”钱仁风说,哪怕在外面挣不到多少钱,她还是喜欢外面。

  入狱之前,钱仁风最远就去过巧家县城,之后,就被关进了监狱里。“以前坐飞机是我最大的梦想,在监狱里,我想,如果我能坐一次,死也值得。现在我都坐过几次了。”如今,钱仁风还申请了护照和港澳通行证,她打算等时间合适,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临近2017年元旦的一个傍晚,钱仁风和同事围坐在一家客家餐馆里就餐。席间,伴随着餐馆外放的音乐,同龄人之间玩起一项“忆旧小游戏”:历数近20年来的流行音乐史。从邓丽君到周杰伦,从黄家驹到汪峰,从毛宁到凤凰传奇——说到激动处,钱仁风补充了一句:“就这首(周传雄《黄昏》),就这首,我是19岁那年,在监狱听的。”

  “监狱也放流行音乐?”有人问。“是啊,也好像只有这点,才跟外面的世界保持同步。”钱仁风说完有一丝难以察觉的低落,她说出狱后,尽了全力一路都在追赶社会。

  外面,南方夜晚的风有些凉,室内灯火通明。看着席桌上沸腾的小火锅,记者想起了一首白居易的小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钱仁风不饮酒,但她至今仍惦记的——是自己无罪了,案子却仍没查清。而当年的那些作恶者,又在哪里呢?(记者 罗坪)

编辑: 汤云佩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